关注文艺青年,关注你的文艺面,关注正能量,关注高效生活。【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wenyishequ】

谁是谁的痛——致别里科夫

  2070年,当第一架时光穿梭机在华天慕博士手中诞生,穿越时空,已不再是梦想。

  谁都想回到过去,谁都想穿越未来。但不是所有的社会人士都能如偿所愿,只有那些历史学家、知识分子、高官才能目睹过去与未来那精彩而神秘的世界。

  华天慕为时光穿梭机做了全世界最强的透明结界,它坚不可摧。对付它,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必须输入密码。这是一次很危险的挑战,输错者将接受强烈电击,后果不堪设想。更可怕的是,华天慕博士几乎每天都会更换一次与以前不同的密码,更换时间无人知晓。连神偷在此也不敢轻易尝试。

  而我,作为华天慕的女儿,虽然已经年满十八,但却是个人尽皆知的捣蛋鬼,任何有趣的事儿我都会去掺和。我听说老爸发明了一样新的玩意儿,便跃跃欲试。可怎样才能知道他的密码呢?这可难不倒我。趁着老爸不在的时候输入密码,结界开了,内心的激动涌上心头。

  我打算回到中国古代去领略一下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结果貌似时光穿梭机出现了故障,有一道刺眼的亮光一闪而过,我穿越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为什么说它奇怪呢?因为街上的行人的穿衣风格和这里的建筑完全与中国我所知道的任何一个朝代不同!这充分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接下来会有什么等着我呢?

  晴空万里,我悠哉悠哉地走在大街上,仔细地观察着这里的一切。察觉到有些许人打量我的目光,大约是我的穿着有些奇怪吧,但是与这里的人们的穿衣风格差别也不大呀,只是略微有些新潮罢了。在途中,我遇到了一个特别奇怪的人:即使在这样晴朗的日子,也穿上雨鞋,带着雨伞,而且还穿着暖和的棉大衣。咦?这穿着打扮怎么那么像别里科夫?莫非这里是19世纪末的俄国?还没等我疑惑够,别里科夫就露出特别惊恐的表情,“你怎么能穿成这样子呢!可千万不要闹出什么乱子啊!可是这事迟早会传到督学的耳朵里......这还会有好下场吗?”他说,他的嘴唇发抖了。哦,他说的果真是俄语,幸好我修的是俄语专业。这么说来,他当真是别里科夫!我觉得他好滑稽啊!好想笑!但是我知道我不能笑,万一笑出来了,真不知道别里科夫会干出什么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呢。说不定刚刚穿越就被他弄死了,他可是个危险人物。然后我装出惊慌的样子连忙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回家换!”不带他反应过来我就一溜烟跑开了,毕竟保命要紧啊!以后在慢慢陪他玩吧。待别里科夫反应过来,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自言自语道:“当然,行是行的,这固然很好,可是千万别闹出什么乱子。”

  我跑到一家裁缝店里,偷了一套衣服换上。嘻嘻,别里科夫,我来了惹~

  我在当地的一所教堂与别里科夫安排了一场完美邂逅。祈祷式结束后,我追上别里科夫,欣喜地说道:“别里科夫先生,您好!您还记得我吗?”别里科夫突然冒出了冷汗:“您、您是昨天的那位穿着不合规范的小姐!”“别里科夫先生,呃,您这样说也没错,可事实上除了昨天的那一次,我一直都很合乎规矩的。这不,我不是把衣服换好了吗?我喜欢看政府的告示和报纸上的文章,只有里面允许的事情我才会去做。比如说,经过当局的批准,城里开了一家阅览室,我当然也会去那里读书啊。但是,当局没有允许的事情,我也绝对不会去做。就像我绝对不会去骑自行车那样。噢,不好意思,忘了告诉您了,我叫华连卡,很高心认识您!不知道能不能与您成为朋友呢?”我期待地说道。别里科夫为难地摇摇头:“这样恐怕不太好吧?毕竟男男女女授受不亲啊!”我立马露出受伤的表情:“可是我们拥有相同的爱好和行为习惯啊,我们连做普通朋友的机会都没有吗?只是做朋友而已啊!难道也不行吗?”天啊,这明明只是个简单的请求而已,别里科夫却像是听了惊悚故事一样,脸上充满了惊恐,浑身发抖。我不甘心:“公告上也说了男女之间可以正常沟通交往呀,所以说你不要有什么顾虑。我们能成为朋友的,不是吗?”这句话戳中了别里科夫的死穴,他的脸色慢慢缓和起来,思索了片刻,终于同意了。

  耶!接近别里科夫的第一步计划成功啦!第二步计划马上就要开始了!

  自从与别里科夫成为朋友之后,我们之间的联系更加密切了,关系也更加亲密了,毕竟日久生情嘛。有时我会同他一起阅读政府的告示和报纸上的文章,寻找当局的规定。每当发现了政府所禁止做的事情或者官方的批准时,我都会装出崇拜的样子,对别里科夫称赞道:“别里科夫,你好棒啊!”这个时候,他的脸上都会出现一圈红晕。果然啊,坠入爱河的男人是白痴啊!还真是“可爱”呢!有时我会跑到他的家里去找他,虽然每次他都会吓个半死,但他也没有明令禁止我去找他,所以我会陪他一起去学校,然后顺便听听他的课。偶尔会和他一起吃吃饭,培养培养感情。这样的生活貌似很平静很美好,可实际上这是我的第二步计划。

  我们就保持这样的相处模式长达一个月的时间,在校长太太的尽力撮合下,别里科夫终于打算和我结婚了。我们在当初初识的教堂举行了婚礼。或许是别里科夫光棍多年终于找到人生伴侣,几乎全城被他辖制的人都来参加了我们的婚礼。不管他们是真心祝福还是成心看笑话,总之,我都欢迎,因为接下来我要让他们见识见识我的终极计划了,哈哈!我换上了美丽洁白的婚纱,而别里科夫在这样隆重的场合仍不愿脱下他的棉大衣。实在是,搞笑!看我如何给他致命一击!

  当牧师问到我愿不愿意嫁给别里科夫为妻时,我犹豫了一下,瞄见了别里科夫期待的眼神,狠下心来说道:“不愿意!”教堂里的喝彩声顿时消失了,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和别里科夫,似乎很好奇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而别里科夫不敢相信我的拒绝,毕竟当着全城被他辖制的人的面拒绝他,让他难堪,这在别里科夫却比任何事情都可怕。我相信他情愿立即失去双眼与双耳,也不愿意知道这一切,也不愿意成为别人取笑的对象。是啊,这样一来,校长和督学肯定会知道这件事。哎呀,不定会闹出什么乱子!然而,这只是我的脑补情节。事实上别里科夫是这样子的:他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突然他心神不定地搓手,打哆嗦,说道:“天下竟有这么歹毒的坏人!明明说爱我,却不愿意嫁给我,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拒绝我!”看来别里科夫真是气得不轻,他的嘴唇发抖了,连说话都不怎么清晰了。我神色自若地对别里科夫说:“别里科夫,对不起!可是我从来没有答应过你什么呀!其实从头到尾都只是你一厢情愿而已!况且告示上规定了双方结婚需自愿,只要有一方不愿意即可中断婚礼啊!我并没有违反当局的什么规定啊!你至于那么生气吗?“

  教堂里的众人听到我这些话后,忍不住”哈哈“地大笑起来。别里科夫张了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可他突然倒了下去,再也没有起来。

  总之,别里科夫去世了,我的穿越也变得有意义了,只是不知道老爸什么时候能把时光穿梭机修好,我什么时候能回到现代呢?我可不想呆在这儿,毕竟像别里科夫这样的人还有很多......


评论
热度(8)

© 文艺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