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文艺青年,关注你的文艺面,关注正能量,关注高效生活。【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wenyishequ】

没有了那条“三八线”也没有了你

       两张拼在一起的课桌,没有用铁丝,没有用胶水,更没有用钢钉,就那样简单地摆在一起。从此两张课桌,即使在每次换座位时,都能准确地找到彼此,就像中间有着一股无形的力量,比铁丝,比胶水,比钢钉更牢固。或许那时候,从未想过牢固的两张桌子会再也不能相聚。

       两张课桌,有时候是两个世界,他在低着头,玩屉子里的玩具,会发出“嘿嘿”的笑声。她伏在桌上,在漂亮的小本子上不停地写写画画着,会不由地发好一会儿的呆。两个不相同的世界,各有各的兴趣,各有各的心事,却是在同一段岁月里,同一个空间里。有时候是一个世界,他像壮士一样“勇敢”地越过那条国际“三八线”,不惜付出被笔尖、长尺、圆规等武器戳伤的代价,夺过她的作业本、零食和一切他感兴趣的东西。

       那条“三八线”,从两张课桌拼在一起时就存在,正好也作为了他和她领地的分界线。他总是霸道些,他总认为女生哪需要那么宽的桌面,他总想越过去玩玩她桌上的新奇玩意儿······总之,那条“三八线”阻碍着他的扩大疆域的梦想的实现,他却无可奈何。有时候他真希望没有了那条“三八线”,就不用被突然戳过来的“武器”扎得老疼。她是那么安静,当然只是在旁边的人没有过线的时候。一旦发现有一部分的胳膊越过了“三八线”,她便立马将手里的圆规戳过去,接着是一声惨惨的叫声。“怎么有这样霸道的人?圆规好像戳得很疼,下次换个没那么疼的吧。”她默默地想着,带着一脸的嫌弃的表情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他喜欢她的头发,没有任何的理由,就是觉得应该比较好玩。于是有一天,他趁她不注意的时候,粗鲁地拔下她的几根头发,进而满足地大笑。她怒了,哭了,他不知所措了。那时候的他还不懂怎么去安慰一个女孩子,她也只是一个劲儿地哭。如果换做现在,他会有不下十种的办法让她停止哭泣,可是,那时候,他还是那时候的他。从此,那条“三八线”升级了,从课桌上延伸到空气里,凡是“三八线”纵向延伸的分割的地方,他都不得侵犯,因为那份无措而来的愧疚,他遵守着新的规定。

      “三八线”升级了,他的活动领域好像更少了。可是他是个不记事儿的人,就像脑袋缺根筋,有时候他也故意让自己的脑袋缺根筋,又“勇敢”地越过“三八线”,逐渐就乐此不疲,他发现越过“三八线”的乐趣比屉子里的玩具更加有意思。那条“三八线”也就成了他的新玩意儿。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就像对于他和她来说,其实没有永远拼在一起不分开的课桌。校园的广播里,是欢送毕业生的欢乐的歌曲,他们很高兴地跨出校门,奔向各自的天涯。有一天,他在新的学校听见了这样一句话——“大学和以前上课都是差不多的样子,就是再也没有了同桌。”

       再也没有的同桌,再也没有的“三八线”,再也没有了的你。 


评论
热度(20)
  1. Sicily文艺社 转载了此文字

© 文艺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