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文艺青年,关注你的文艺面,关注正能量,关注高效生活。【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wenyishequ】

一篇你值得一读的文章。

我异常愤怒。

怨恨、悲愤、挣扎的无力感充斥在我心头,加剧了我的消极情绪……

紧握着的拳头,在落下桌面的那一刻收了力。

“怦”的一声,沉闷并不响亮。

却还是招来了斥责。

我沉默地拿起汤匙,继续吃饭。

只是心中的愤怒仍然没有被熄灭。

我愤怒的是、

为什么要自以为是地给我安排着这一切?

为什么要把你们自己的负能量一点一点地传递给我?

为什么要剥夺我所拥有的一切?

为什么要制造一个牢笼,把我困在里面,然后来告诉我要如何如何听话?

为什么要把我的快乐都夺走?直到它们在记忆中灰飞湮灭。

还记得我十六岁那年的生日,我哭着去找我下床、

她并不知道我哭了、

夜色太黑,她告诉我、不开心的时候就要多想想以前开心的事情、

……

她严肃地问我、难道你以前就没有过开心的回忆吗?

我只留下了一句没有,便匆匆离开了她的床、

一个人站在阳台上织围巾、

我真的不曾记得我有过快乐的时光、

也许一年下来,都没有一天、

可我还是想起来了、

也许我从未忘记、

那段尘封时光里、

她笑得有多开心、她活得有多自由、

……

记忆的潮水涌上来,哽咽在喉咙里,

不会变成眼泪。

……

我是看着自己,怎样一步一步走向我所讨厌的自己、

曾经那个快乐的自己所讨厌的人。

从搬起凳子扔墙的那一刻、

推开门跑出去的那一刻、

从由开始时的语言攻击,

到现在死一般的沉默、

从由开始时的懦弱哭泣,

到现在死一般的心、

我终结了我一切的情绪,因为我痛恨你们影响着我的情绪、

我以为心死就够了。

可你们还是影响着我、

你们还是主导着我的情绪,我的生活,我今后的路。

因此我愤怒不已。

我跟过去那个死命抗争的自己有什么区别呢?

我始终没能战胜就算在过去也无法战胜的东西。

我始终被困在这牢笼里。

我始终没能拯救我自己。

我始终、

无法释怀、

无法原谅、

无法坦然面对你们、面对过去。

所以十六岁的那个生日,

我才会如此的悲伤。

你们是否有尝试过去理解我?

你们是否有反省过自己?

你们是否会难过为什么我对感情会如此淡?

你们是否会知道,那一次又一次的沉默和妥协不是所谓的屈服,

而是心如死灰的无感?

……

我常常残忍地剖开自己的过去,

来细数你们的一件件罪恶、

有人告诉我,永远也别想去改变你们、

我感到的只有绝望。

在我望着记忆的茫茫大海时,望到的也只有无边无际的绝望、

谁也救不了我。

可是我不甘心,为什么你们可以那么轻易地就占据了我的十年?

并企图主导我今后的人生?

不谈过去,不谈未来。

我的现在就是一片荒芜。

为什么?

……

人生是一条过原点并且开口向下的抛物线,

它与x轴有两个交点,

一个代表出生,一个代表死亡,

人的一生走过那么漫长的路却最终回到y=0的地方。

我以前一直把生和死,过去和未来等同起来看,

生即是死,死亦是生;过去即使未来,未来亦是过去。

可是怎么同呢?

我最终要自己一个人走到抛物线的顶点处,

我要自己一个人走到终点,

x不同,意义就不同。

……

为什么要愤怒呢?

为什么无力改变?

为什么你要绝望?

为什么快乐可以被剥夺?

为什么悲伤可以占据你的心?

为什么环境可以主导你的情绪?

不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吗?

不该先收拾好自己再去抱怨环境吗?

不该好好打扫大脑庞大的网络里的每一处灰尘吗?

不该重新要回主动权,勇敢地把握人生的轨迹吗?

……

过去的,那都过去了,

还抱怨些什么?

还挣扎些什么?

还纠结些什么?

人始终该向前看、

我们始终要一个人走到抛物线的顶点处、

我们始终要听从自己的心。

世事无常。

无论周围的环境如何如何地变换、

无论前方的路如何如何的黑暗、

无论阻碍着你的人声如何如何地嘈杂、

我们始终要坚定地踏着脚下的泥泞、

伴着日月、星辰、碎云、到自己想要到达的地方、

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

……

如果说,两年前的我曾说过“但我爱生活,一如既往。”

那么两年后的我,还是要说、

即使有时,生活那么的令人绝望,

但我爱生活,一如既往。


评论(1)
热度(25)
  1. RootsBook‘s BLOG文艺社 转载了此文字

© 文艺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