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文艺青年,关注你的文艺面,关注正能量,关注高效生活。【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wenyishequ】

只遇见一个你

    戈浅/文


    躺在那张曾经铺满我们浓郁的爱的床单上,长发肆意垂吊床沿,一只蚊子不小心栽进黑发里去,就像你说过的,你因我飘逸的黑发而栽进我的眼里。从此,无法自拔。

    相识的第一天起,你说我的眼睛里有太多你想知道的秘密,你下好决心要把它们都掏明白。你还说了关于你的许多事情,我当时竟不相信,以为你和一般的男生一样,做完一场梦便忘记。

    你连续十一天给我打电话,却说着那些无关紧要的琐事,偶尔关心关心,偶尔说你自己。我们越来越少提到感情的事情,我忽然觉得,这也许才是平淡的真实吧。我开始期望这种真实,真实的平淡就是幸福。

    第十二天晚上,我开始期待你的来电,过了那个时间你还沒动静,才发现,我沒有给过你什么,包括一个去电。我已经习惯了你每天晚上准时跟我说晚安,说要我好好休息。终于,我给你发了条简讯,内容很简单,就是问你“睡了沒?”。等到凌晨两点多,电话仍旧安静地躺在怀里,我不知不觉在等待中睡去。

    第十三天晚上依旧。

    我沒有勇气拨通你的号码,拨通了不知道该说什么,更害怕听见那边传来无法接通的语音。最后的最后还是发了简讯。而你还是杳无音讯。

    我开始痛苦,以前不为五斗米折腰,如今竟为你失眠。

煎熬了几天,你的身影忽然又浮现。原本积压的埋怨竟在那一瞬间消失不见了,有的只是激动和感激。你拯救了我的爱情。

    我们开始一段平淡又小有甜蜜的恋情。还说说别人的事情。偶尔说我,偶尔说你。

    你喜欢我乌黑的长发,常常温柔地抚摸它们,并亲吻。你要我好好保护它们,因为它们很美。我想起宁静演的那部电影《大辫子的诱惑》,那个葡萄牙男子非常喜欢阿玲美丽的长发,也非常爱她,她说要是有一天他不爱她了,她就把那头长发剪掉。

在一起有一年之久,朋友们都开始羡慕我们,因为我们拥有平淡却恒久的感情,我也因此而自豪起来。我不自禁在朋友面前秀恩爱,还喜欢在网络上晒我们的爱情。

我坚信我们的爱情永不灭亡。

 哪怕后来你不常常给我打电话,有时候忙到忘记发讯息,或者累到忘记说晚安,都沒关系,我们异地的恋情虽然艰辛,我都信任你,亦信任我们的爱情。

直到你说分手的那一天。

    有朋友告诉我你最近和谁谁谁认识,又和谁谁谁有些暧昧,他们叫我看住你,他们带着玩笑的口吻。他们一定是嫉妒我们,想要挑拨离间。我还是坚持相信你。

    聊天的时候你依旧很平静,我不经意地想起朋友的话,然后找机会探消息,说我的担心。你说我太多虑了。我还是愿意相信你。

    一次,我给你发讯息沒回复,打电话无人接听,只好直接去你家里找你。我长途跋涉来到你的城,买了很多东西,提得手指发红,心里还在幻想你看见我时惊喜的场景。也许你又有应酬了,天黑了都沒回家。幸好有你给我的钥匙。

    当我走近客厅,听见卫生间里传来两个人的说话声。我看见那女的在洗头,你在一边帮忙,两人有说有笑。你背对着我,双手轻轻帮她揉搓着头发。

    那瞬间,只觉得心里翻倒五味瓶,亦如五雷轰顶,心里失去平衡。

    这才是你不回讯息不接电话的原因!??

    疼痛蔓延到指尖。忽然,东西掉到地上,当你的恶行被发现,谎言被拆穿,你转过头眼神慌乱的看着伫立在卫生间门口的我,那表情有些可笑,又有些可悲。你追出来,我早已跑出房外,心痛到纠结。你的脚步越来越近,在昏暗的街灯下,身旁的事物迅速后退,然后越来越慢,越来越慢……这不就是前一天晚上梦里的场景么?但梦里追我的人不像你,他是带着杀气向我逼近。

    你抓住我的胳膊,用力摇晃,我的意识有些模糊,只知道我要挣脱。你用许多“不得已”的理由解释这一切,可我怎麽听得进去,我的眼泪哗啦啦地落。

你的解释脱落成一个个会呼吸的痛,狠狠砸碎我的心。你竟这样欺骗我!欺骗之后还肆无忌惮地和另一个女人有说有笑。

……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医生拿着本子表情严肃地作记录,嘴里还念叨着:

唐小棠,第N次晕倒

原因:情绪激动导致心脏痉挛……

最后医生再三嘱咐坐在我身旁的人。不要刺激我,我不能太情绪化,特别不能激动……

    很久很久以后,我决定认真听你解释。你却只说了三个字结束我们一年多的感情。

    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谁?谁对不起谁?你对不起谁?

    对不起!

    没有人知道,我患上一种名叫相思的病,而且一病不起。常常不吃饭,却要在手背上灌入很多液态的东西。医生告诫我说那不是相思,而是什么创伤性疾病,哭得厉害的时候心脏就会痉挛。还叮嘱我不要胡思乱想,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手背上贴着很多白色胶带看似掩盖悲伤,而心已痛失街亭。

身边的人说我命太苦,总遇见这样不堪回首的感情。

    我不明白。

    我只遇见过一个你。

    我躺在那张曾经铺满我们浓郁的爱的床单上,悼念。原本乌黑的长发变成酒红色短碎发,凌乱散开。我又想起那场电影,我硬拉着你去看过,那男子回来找阿玲,阿玲最终为了他留住那股长辫,再次相遇后两人感动地相拥在一起……

    仅仅回想,那场景都会使人落泪。想想我们之间永远像隔着什么,单薄却不可摧毁。



作者简介:戈浅,出生于80后的尾巴,喜欢做梦,喜欢文学,喜欢行走,想要的很多,做到的很少……

网易博客:http://helin-214.blog.163.com/




评论
热度(18)
  1. Helin的戈浅时代文艺社 转载了此文字
    有些欣喜,还以为被拒绝了。
  2. ruby_zsy文艺社 转载了此文字

© 文艺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