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文艺青年,关注你的文艺面,关注正能量,关注高效生活。【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wenyishequ】

苜蓿花开

文/长今


我们很久没有联系了。

偶然的因为一个游戏而想到苏小小这个名字。

有点眼熟。

呵,原来是你呢。


1.

苏小小因为个子小巧可爱,我们亲切地叫她小小。她的睫毛又长又密又翘,多年以后都无法让人忘记。

那时候她是我高中的一个小学妹。有着甜美的嗓音,总是甜甜地喊我学姐学姐,酥到心里去了。

高中时代,我们住在集体宿舍里,一个宿舍十几个女生,每人只有一个铺位的空间。苏小小住在楼下宿舍,偶尔会和林来窜宿舍。那时候周末遇上不用自修,几个人就坐在床边聊些八卦,讲起谁谁谁喜欢谁,谁谁谁追谁。她小我们一届,对着我们的生活总是多了几份好奇。

高中时候一到下课铃,在课室里埋头苦读许久的学生蜂拥而出奔向那个窄小的食堂。我们总是埋怨食堂饭菜的难以下咽,殊不知后来这些饭菜变成了一种无比强烈的怀念。偶尔也会打饭到宿舍,一人买一个菜,几个饭盒拼在一张小桌子上,互相夹着吃,这样就可以吃多几种菜了,一边吃一边聊班级上的趣事。那时食堂的菜价一块钱一个菜,对于没有任何经济收入的穷学生来说,也是昂贵的。如今想起来,分享吃到的饭菜,比什么都香。

高中时代举行作文比赛,我写的文章偶尔也会拿几个奖,再加上朋友夸大其词的吹捧,苏小小对我多了几分崇拜情怀。

2.

高三来临。

这对于每个学生来说,似乎是一次命运改变的至关重要时刻。后黑板上总是写着“辛苦一阵子,幸福一辈子”“成功是由百分之一的天赋和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凝聚而成”等等的励志语。

我们开始没日没夜的念书,恨不得将24小时掰成48个小时来过。凌晨五六点就有人在宿舍楼下的铁门那里对着宿舍管理员的房子喊话——“叔叔,给我们开个门啊”。那时候总是睡不好的,宿舍的隔音效果非常差,走廊稍微有些声音,宿舍都听得清清楚楚。五点多的时候就会听到楼上开始有脚步声哒哒哒,不间断地传来,惹得一个觉都无法完整睡完。

苏小小升高二,也会捧着书在教学楼天台背书。那时候我们相信“笨鸟要先飞”。

在天台看书看累了的时候抬眼瞅一下四周疯狂背书的身影,不禁要鼓励自己打起精神好好念书。苏小小是在那背书群里的一个小小的身影。但那时候谁都忙,就算认识,见了面也只是打声招呼。

高考应战已经达到白热化程度。我却因了一场突如其来的高烧持续不退而最后无法撑到高考,结局自然惨败。二零一零年的夏天,苏小小你要加油。我知道你心里也有梦想。

3.

苏小小高三了。

我想她一定也是在经历那些试卷漫天飞的十八岁时光。故事的结局本该奖励那些努力的人的,只是命运的神打了个盹,忘了给他们奖励的糖果。苏小小没有考到自己梦想的大学然后选择了去潮州念书。她开学初给我发信息说,学校多小多破,走两步就没有地方跨了。刚入大学的我也因学校的窄小不同自己幻想的伊甸园几度拉着好友策划如何退学,我明白她的心情。所谓感同身受,只因经历相同。我跟苏小小说,学校虽小,但没准以后你会很怀念那个地方,努力去让自己变得美好才是真的,即使再破,也有图书馆,没事做就去泡馆吧。

苏小小在QQ上应了一声好,然后说学姐你真乐观。

我在这头心酸不已。

大学我真的没事去泡馆,不知道苏小小是否一样?

后来我抽空去了趟潮州。潮州其实很美,很安静的一个城市。牌坊街两边都是卖毛笔的人,铺一张吸水纸在桌子上,用毛笔蘸水在纸上写,走近一看,但凡卖笔的,字都写的极其不错。一问才知道,潮州当地人小时候就开始练字,长到青年时期,再不怎么用心的,也会写出几个好字来。卖笔的人大多年纪比较大了,有人来买,也不急着讨价还价,继续写着自己的字,一笔一划无比认真,这种悠然的态度着实让人妒羡。我想,苏小小应该会慢慢喜欢上这里的。潮州不像一线城市那般繁华吵闹,适合选择一块石阶坐下来静静看着行人慢悠悠走着,看看街上执着毛笔认真写字的老人,去小吃的巷子听听那些熟悉的乡音。我买下一支毛笔寄给苏小小,在信纸上写了一句话——“潮州很适合你这般的女子,愿你能执笔描青华。”

二零一二的潮州,我坐在潮州独有的那种绿色的三轮车在街上晃悠悠,不禁想起苏小小,为你买下一支笔,后来,你有没有好好练字呢?

4.

时间真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过了。二零一四年,苏小小忽然告诉我她在穗城,同我一个城市。只是我在天河区,她在白云区,中间差了三十几个地铁站。她从师范学校毕业,本想做一名教师,但因没有通过选拔考试而没有继续在潮州的实习学校教学。因为亲戚的原因到了广州做外贸的工作,偶尔做些微商倒卖一些衣服或者饰品。

二十岁出头的人,都无比迷茫,谁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要怎么规划才是好。所谓大学里信誓旦旦的壮志豪言放在现实生活里,多少都被粉碎。

我们都会吐槽对各自工作的不满,然后再互相鼓励。生活像一场狗血剧,做着自己不太喜欢的事情却还因为某些事情一直坚持,我们都知道彼此的不容易。

那时候我们总说着要找个时间出来见面,喝杯咖啡聊个天。然而直到我们离开穗城都没有见过面。

二零一四年的穗城,苏小小,我们差一次约会。

5.

苏小小回到了老家工作,具体原因我不得知。只是偶然一次在网路上看到她的许多动态定位变成了揭阳,那个小小的县城。后来聊起,才知道她是因了工作压力回去,却没想到遇到了真命天子蔡先生。说起蔡先生,两人认识还是多亏了她实习的学生牵针引线,刚开始只是互相加了联系方式做个自我介绍,因为工作忙碌没有了下文。直到后来偶然一次蔡先生正好回到老家谈工作便约了见面。自此之后他每个星期都从鹏城请假回到普宁去看她,虽不浪漫但却很实在,很暖心。这份爱情,让苏小小觉得安心。她所以决定选日子结婚之后追随他一同到鹏城打拼。

在听他们的故事中,蔡先生那句“我比你高,以后凡事我都会先向你低头”暖到了心坎,而且事实证明后来这个男生也对苏小小十分谦让和将就。华语间,我听得出两人之间的互相珍惜和包容。

爱情里,总是需要有人来妥协才足以维持。

6.

苜蓿的花语,是希望和幸福。

苏小小曾说这是她最喜欢的花。

当我得知苏小小即将结婚的时候感叹了一句,真快啊。

她说是呢。有点。

但只要是幸福了,快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未来的日子,愿你能在鹏城与自己的爱人带着希望和幸福过着两口子的小日子。


评论
热度(10)
  1. 局外人文艺社 转载了此文字

© 文艺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