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文艺青年,关注你的文艺面,关注正能量,关注高效生活。【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wenyishequ】

听说少年去了北方 张大花

别人的话我从来就不会相信、比如我以前一个朋友说她再也不会出现在这片土地、后来一次节日我在路上偶遇了她。她也许忘了自己说过的话、我也没有再提。可是我就像一个揭穿别人食言的时光见证者...”

而你...是我最害怕失去的人。

你说的你不会再回来这件事、我无法接受也无法揭穿。因为我相信这是真的。

你是那多么喜欢独自流浪的人、就算哪一天我们没有你消息都不足为怪、因为你就在路上、而我们只能保佑你平安。

还记得我问过你话、如果两个人都想消失在这个时空里、到了另一个时空、会不会遇见。当时你笑我台湾剧看太多了、当时也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会遇见的、至于为什么、我想到了那天再告诉你。 

我不知道为什么还会保留你给我的所有物件、包括你的风情万种。我肯定把你当成我世界里不可或缺的、可能超越所有情感的、位居不可替代的唯一。生命对我如此不薄、却让我薄情寡义只为你存在。

如果你还会想起我、哪怕只是突然想起、有属于我的一次颤抖就足够了。



三年前、还没在僵局之前、我恐惧会发生的事情早就在进行、每天都会从梦里惊醒过来、我真害怕你突然不见。曾有一度我极度害怕你、有过冲动想把你杀了、可我做不到、只能隐忍和希望、就怕你实现诺言。

僵局的时候你做好了所有的准备。比如换了通讯、NSM、邮件、博客等等、隐瞒了所有可联系的方式、计划好了一场缜密的逐旅。我想你是多么痛恨旧城、多么厌烦旧城。

在我遇见你的第一天、你就告诉我你讨厌这片土地。理由是什么。你没说、我没有追问。 



你是常做恶梦但性格开朗的男生。两者联系起来、肯定是矛盾的、可是放在你身上、却显得特殊。你有太多特别之处、想起来就会让我感到心疼。我反而想要你平凡、结果是我改变不了的事实。

少年时代的你、有个外号、就叫文艺。那时候被认可的原因不是因为你的思想激进或者梦想远大。简单来说、是你的性格。当我听到别人说你文采出众或者意气勃发的时候会忍不住笑。不是可笑、是开心、开心只有我一个人了解你。因为浮华的体现永远只是你内心的一点小躁动、小辐射。而偌大的心灵深处隐藏的是无尽的沉思和风情万种、还有外表看是冷淡困板、就在嘴角扬起的那一刻、就能看到了美好。

突然想起你说、我哪有什么尘世领悟啊、不就是生活麻。然后呵呵的笑。



我想不到任何词语可以形容你的性格。如果是文艺、那我是不是跟着她们起哄了。说你闷骚、肯定被千夫所指或招来异议眼光。我说少年的独特、竟如此招蜂引蝶。

我不像她们每天从早到晚去猜测你的情绪、何况情绪、是人类最无法捉摸透的东西。我承认我喜欢看你写的小小情绪、可是我从来就不能第一感觉你是开心的或者不开心的、更不会给你第一评论。有时候觉得自己不单纯不幼稚、那是因为我不会像她们一样问你怎么了、可能我知道这是你不爱回答的问题。但是、我也绞尽脑汁的在想…  

我很喜欢你的小小情绪、就好像不受克制的每天打开、心甘情愿被那些简短又简洁的文字来回折腾。说到折腾、竟然还心甘情愿的。

我说过如果你离开了学校、你就不会再是今天的这个样子。你尽给我白眼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当我想极力反驳你的时候、欲言又止...如果你变了、我就真的找不回你了。



时光竟是如短暂、回忆起来肯定平缓。怠慢了三年学业、而每天醒来、就只想着上学、便能与你见面。在毕业典礼上、这是我听到的最美的一句话。没有特别寓意、就只有一份舍不得。所有的聚光灯打在你身的时候、你微笑灿烂、才知道被感动的想要哭。听到身边的人开始唏嘘说、你恋爱了。就好像很意外、当所有人讨论对象是谁的时候、我居然笑出来了、真是群可爱的家伙、对象就是我们大家啦。

那晚你对着空白稿纸、把这三年里一起拥有过的时光、跟大家重游。看着他们她们抱在一起哭了、我也忍不住了。你把稿纸撕成小块纸片抛向星空、你把故事留给了旧城。你依然面对微笑、郑重的跟大家告别。

那一刻揪起来的心疼、比起现在找你找不到你还有多好几千万倍、你就是如此狠心。我把那张你来不及拿走的毕业合照放在身上、想在我找到你的时候亲手交给你、回忆是件多么痛苦的事情、我比你清楚、如果每天都能看到我们这群熟悉的面孔、就算时光回不去、我们也能感受到温暖。可能你不记得了你教过我乐观法则、但我会把它传承下去的。



如果、你从来没有告诉我你讨厌旧城、想弃旧城然后消失不见的去环游世界。有可能、我不会那么想去找到你。可是我真的做得到吗。无论我反复多少次的追问自己、答案都是一样的。我愿意随浪子、奔赴光年。我依然背着行囊、沿途北上寻找你。远离了旧城、远离了回忆。你相信吗、我始终是离你最近的、可能就在你一回头、就能看到我。

然后...然后...就好了。 


评论
热度(18)

© 文艺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