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文艺青年,关注你的文艺面,关注正能量,关注高效生活。【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wenyishequ】

你好,厦门,再见

文/余周周

    七月似乎是去厦门最好的时节,日光正盛,连雨水都透着一股炙热,而我恰好钟爱这样的气息。只是错过了凤凰花的花期,总有一些遗憾。

    海边城市亮的早,火车驶入城中的时候能看到天空渐渐透出来的一抹抹沁人心脾的蓝。在网上提前订好了青旅,大厦的顶层的复式公寓,四面通风,阳光充足,客厅有吉他手鼓,还有挂在窗台的紫色风铃。

    看着时间尚早,趁着太阳还没有完全出来,我打算先去一趟厦大。厦门没有地铁,只有公交和BRT,可能是旅游旺季,车上推推搡搡的全是人,耳边充斥着各种听不懂的闽南语。到白城沙滩的时候车已经开上了环岛路,此时火辣的太阳包围了几乎空荡荡的车厢,把每个角落都照的通亮,前面小婴儿清脆的笑声激荡起空气里细碎的尘埃。

    阿兰是我在微博上认识的在厦大念书的五迷,说来也是,所有的担心与害怕都因为共同喜欢五月天而烟消云散。她说七月等我来,现在我如约而至,她就在站台的另一边隔着人群向我挥手,是一个笑起来有好看酒窝的女孩。我们似乎都没有戒备心,从情人湖走到芙蓉隧道,好像多年不见的老友有说不完的话。中午在厦大的餐厅吃了沙茶面和蚵仔煎,尽管天气炎热却依然阻挡不了美味在舌尖上迸发,毫不夸张的说这几乎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面,浓却不腻,淡而不寡。  从厦大的另一个门出来,穿过环岛路是白城沙滩,海风裹挟着海腥味铺面而来,穿着鞋还能感受到沙子的滚烫,小孩子在远处捡一层层海浪带上来的贝壳,还有搭帐篷的人,阿兰说他们是在等明天的日出。我问她有没有看过,她说在厦门生活久了就会觉得身边的风景都是寻常,更何况是刻意去等日出这种事一点也不浪漫啊哈哈。分别的时候她还是送了我一张照片,上面正是我心心念念的海上日出,她在背面写到:“这是我去年偶然拍到的,平淡日子里的小惊喜,愿你平安喜乐,万事胜意。”

    夏日傍晚的天空呈现出浓郁的蓝紫色,太阳还没有完全坠下城市的霓虹就已经次第亮起。拥堵的交通使得我回到青旅已是晚上九点,大家都坐在沙发上听老板弹吉他,喝着不知道是谁做的姜汁撞奶,顶层的风经过高空的过滤似乎更加澄澈和清凉,顺便带来牛奶的醇香。

    思晓是广东女孩,因为在厦门实习,所以算是这里的长租客。作为广东人的必备技能,她精通各种各样的汤和甜品,于是晚上我们又多了一个活动:思晓的厨房。从芒果捞到红豆冰,以及那晚的撞奶,她的甜品和她的笑一样,甜而不腻,再配上她纯正的广东话,会有一种置身香港夜市的错觉。本来以为只会是点头之交,没想到却因为一碗紫薯西米露和她熟络起来。那天我意外感冒只能早早回房,没能参加天台的烧烤活动,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看见桌上放了一碗紫薯西米露,老板说是思晓上班前给我煮的。晚上回青旅,我带了两个新鲜的大芒果,和思晓在天台上看楼下的车水马龙,她说:“不仅仅是因为我是广东人才爱做甜品,而是有时候人与人之间可能一份芒果捞就能代替一切,就像今晚的我们。”夜晚风很大,芒果很甜,我们没有错过这一场相遇。

    厦门没有一天不是晴朗天,去鼓浪屿被提上了日程,原打算一个人的旅行成了三个人的结伴,一个是还在念大二酷爱摄影的男生阿卓,另一个是在医院实习的护士姐姐安琪。都说厦门适合浪漫与邂逅,我不知道我们这样的组合算不算一次邂逅。在鼓浪屿上从烈日当头暴走到黄昏来临,从苏小糖试吃到张三疯,逛累了就随便找一家奶茶店,看阿卓给他女朋友拍的照片,听安琪讲在医院实习的恐怖经历。晚上回到青旅洗完澡,我们又踩着人字拖到附近口碑超好的甜品店吃了大份的烧仙草。夜色凉如水,头发上未干的水珠滴到脚上,突然觉得再幸福的生活也不过如此了吧。

    在厦门的最后一天,我独自去了不在书店,一个没有游客,没有喧嚣的三层花园老别墅,坐落在一大片居民区里,四周长满了郁郁葱葱的草木。顺着木头楼梯一层层往上,眼睛所及之处都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找了一个房间坐下,阳光透过红木窗洒落在沙发上,对面的男生戴着耳机趴在桌子上睡午觉,刚进来的小情侣似乎是在复习期末的功课,耳边安静的只剩下此起彼伏的蝉鸣和附近幼儿园老师给孩子们弹钢琴的声音。离开的时候买走了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从小巷向外走,路上没有一个人,我想:这大概就是我一个人的好天气吧。

    再好的地方终究不是归途,天还没亮我就坐着火车离开了这个海滨小城。当耳边又想起熟悉的家乡话,我才发现我已经告别那个我梦想了三年的城市,在那里我认识了可能这辈子都不会遇见的人。

    半年后我才写下这篇不像游记的游记,因为我依旧觉得,除了家乡,那是唯一能够让我想念的远方。

    你好,厦门,再见。

    有机会再见。

    


评论(2)
热度(26)
  1. 小鹿文艺社 转载了此文字
    你好厦门 再见👋

© 文艺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