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文艺青年,关注你的文艺面,关注正能量,关注高效生活。【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wenyishequ】

觅食者

文/长今

我有一颗猎奇的胃。

我们的生活其实平淡无奇,柴米油盐酱醋茶。懂得享受它们的平淡无奇,才终会悟出生活日复一日的别样精彩。

日暮时分,炊烟袅袅,像父亲抽的水筒烟,形态婀娜,引得我从山坡上拔腿跑来,只为去闻一闻锅里的芳香,那是一种无法用简易言语表达的美味。

离家千里,月圆思乡的时候,更是想念母亲那常常做的几道小菜。

蒜蓉菜心。

一颗包裹着坚硬外壳的蒜头,要用菜刀将其在砧板上拍打几下,直到它裂开,这样才容易将它的皮轻易剥下,然后用刀先将其切成小段,接着再把它剁成蒜泥,丢到滚烫的油锅里,呲的一声,在那油锅之中,在那火花跳跃中,浓郁的蒜香便扑鼻而来。

拿起洗净了还带着水珠的嫩绿油菜心,切成段,搁到油锅里,翻炒几下,开个猛火,撒点盐粉,几分钟后就可以出锅了。

一个干净的白色盘子,放上嫩绿得可以掐出水来的油菜心,让人忍不住开动筷子。

油炸鸡翅。

从菜市场上买来新鲜的鸡肉,在流水下清洗几遍去掉血水,用刀子在鸡肉上划开几道口,好让待会的酱料可以渗透进去,即入味。酱油、料酒、香炸粉,按照比例调好,然后将鸡肉浸入其中,戴上一次性手套帮鸡肉按摩按摩,据说会使得口感更好。

锅中倒入一些油,鸡肉下锅的时候要淹过,静静看鸡肉在油里变得金黄,然后捞出。再把切好的蒜头、香葱、香菜及油炸好的鸡肉一齐丢进锅中翻炒,味道立马就出来了。这个时候,加点酱油就更香了些。

这两道菜,在家常吃,也不腻。此外,冬日的餐桌上总会有一口砂锅,母亲把油炸过的猪肉、蘑菇、鸡蛋搁在里头炖,炖出来的猪肉汤是年少时候拌饭不可缺少的一剂调味。离家之后,上市场买菜买肉,在猪肉摊前挑来拣去后终于买到一块比较新鲜的猪肉的时候,才忽然觉得,故乡和城市差的,只不过是一口猪肉汤的味道。

一日三餐,外卖吃多了,胃便开始厌倦了。觅食,成为一种生活之需。有时候我们总在谈论理想,落到生活实际里,食物才是最基础的。且先喂饱胃,再来喂养自己的理想吧。

我住在一个城中村,错综复杂的电线横在巷子里,抬头看天,就是一条长长的缝隙,有点灰蓝,有一点点光。在这拥挤的居民楼下,开了许多小店,卖包子的卖肠粉的卖煲仔饭的,总是隔没几天就更了店面换了老板。但凡点餐送过一次,大抵都不会再来光顾。唯独有一家,小小的店面,估摸只有二十几平方,墙面的砖块擦洗得明晃晃的,像面镜子。那种干净,在整条黑乎乎的巷子里,显得格外耀眼。

老板是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姑娘,有小小的梨涡,笑起来甜得让人误以为坠入了春天。在一个寒冷雨夜,我因忘记带伞匆匆躲进她家店里避雨,雨越落越大,啪啪啪的声响,是雨水落在楼上不锈钢遮挡处的声响。看着一时半会也走不了,只好坐下来随便点一份汤粉。菜单简洁得很,只有几个选择,用了很清新的薄荷绿色,让人看了莫名温馨。

她柔声说,你坐会,汤粉待会就好。那把酥音,叫人回话也要变得轻柔些。

店里或许刚开张不久,客人不多,她系上围裙,站到煤气炉边,将熬好的牛骨汤加热,等煮沸了,把河粉放入汤中。加上丸子、肉片、猪血等,再将青菜过一下水捞出来,盛在洁净的陶瓷碗里。

汤喝起来是极美味的。肉吃起来也是极新鲜的。

有骨头的甜味,咸的分量也刚刚好。再加上葱和香菜的味道,顺着热汤的烟气深吸一口,啊,真香呐。

雨小了些的时候,我起身买单要离开。她走上前来,递过来一把伞,说先拿着吧,还下雨呢,回头再还我就行。我本想说我家在附近,几步路就到了。话还没出口,伞已经递过来了。转身,她又给另外的客人递了伞。

后来再去光顾这家店,她生意越来越好,店里多了一个男人,大概是她男人,从彼此之间的眼神足以看出,爱一个人的时候,眼里盛满的都是怜惜。一个人做的饭菜,可不可口,也折射出她生活的幸福程度。

不知为何,去了多次她家的店,吃东西的时候却有一种如遇故友的情絮出来。忽然心生感动,寻找食物的过程中,味蕾早已变得愈加挑剔,要找一份合乎胃口的食物,必定是里面加了情感。

心中有爱的人,才能把简单食材做出独特味道。

用心做出来的食物,才是人间美味。

——(完)——


评论(1)
热度(30)
  1. 我系大大darling欧巴-文艺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情不知所起文艺社 转载了此文字

© 文艺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