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文艺青年,关注你的文艺面,关注正能量,关注高效生活。【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wenyishequ】

青芒

文/余周周


青芒结成黄,

白桐披红妆。

一昔离别后,

今朝顾梦长。

                                                                                              (一)

”打耳洞会疼吗?“苏芒摸着厚厚的耳垂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自言自语。

”肯定会啊,看过容嬷嬷扎紫薇吗?“背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她一跳。店主是个年轻的男孩,干净利落的板寸,耳朵上没有耳钉。

六月午后,天气已经颇有些炎热。店里只开了一台小风扇,扑面而来的都是一阵阵热风。苏芒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燥热,额头上竟起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没有空调?“她环顾四周小心翼翼的问道。男孩皱了皱眉,给器械消毒的手似乎有些停顿,”没有,要是嫌热就换一家吧!“她瘪了瘪嘴,不敢再问下去。”耳垂这么厚,小心待会痛死你。”男孩一边给自己戴口罩一边用手捏了捏苏芒已经有些泛红的耳垂。她没有回话,只是望着落地窗外高大的泡桐树出了神。

 这是A大附近最僻静的一条小马路,因为走不了汽车,所以平日里便少了嘈杂的轰鸣声,再加上本来就人烟稀少,小商小贩自然也不愿意在此落户。若是再碰上像今天这般暑气蒸腾的天气,周围更是安静的能听见自己清晰的心跳声。苏芒想:要是没有他,怕是到毕业也不会走过这条路,看到这么多熟悉的白花泡桐吧。

突然耳朵传来一阵刺痛,把还在神游的苏芒拉回了现实。本来窗外亮的发白的日光已经看得她有些晕眩,现在的这一针更是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脑袋里只剩下巨大的嗡嗡声。她闭着眼睛气愤的说:“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就打进去了,真当自己是容嬷嬷啊!”“刚才提醒过你了”,男孩似乎并没有生气,反倒能感觉到他在笑:“好了,回去用酒精消毒一个星期,有问题再过来。”苏芒还没有缓过劲,看着镜子里两边红肿的耳垂不禁有些后悔。

”诶,你自己为什么不打耳洞。“临走的时候她突然鬼使神差得朝里面问了一句。“你的耳朵过敏,只能戴真银。”男孩扔下这句答非所问的话就转身消失在门后。突然一阵微风吹过,一簇泡桐花正好落在苏芒头上,但她只顾一边用手包着因为刚涂过酒精而凉飕飕的耳朵一边小声嘀咕,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此刻的样子有多滑稽。可是这一切却被店里的男孩看进了眼里。

 

                                                                                            (二)

“老板在吗?”夏日的炎热似乎把人的脾气也助长了几分,门外男生有些暴躁的声音打破了店里的沉静。林果从从工作室里探出头,没想到来的是一对情侣,男生瘦瘦高高,女生前凸后翘。“挺般配的“,他在心里默默想着。”能帮他洗掉这个纹身吗?“女孩指了指男孩的手腕处,似乎有些着急。林果也大概猜到了,无非就是想让男朋友彻底忘掉前任的狗血桥段。可当他在男孩的手腕内侧看到那个小芒果的时候还是吃了一惊。

“如果我们都在手腕上画一个小芒果,你以后就不会找不到我了,对不对木头。“林果的耳边似乎又响起了许多年前那个和他一起长大喜欢吃芒果喝泡桐花茶的小女孩稚嫩的声音。一时间有些失神,乱了方寸。

洗掉纹身倒不是什么技术活,看着黑色的印记一点点消失,女生终于舒了一口气,好像那个东西的存在对她来说是个巨大的威胁。只是洗得掉纹身却抹不去记忆,林果望着男生拥着女生的肩膀离开,脑海里不知怎么的就浮现出这句话。

外面又起风了,六月初正是白花泡桐的花期,一场微风过境就能掠下一片片白里泛红的花簇。落得小店门口好像铺了一层软绒绒的地毯。林果今天早早关了门,用收集来的泡桐花给自己泡了一杯茶,慢慢升腾的热气一下子又把他绕进了回忆。

                                                                                             (三)

“苏芒你的耳洞在哪打的啊,肿起来跟如来佛一样。”刚进门还没来得及适应寝室里巨大的温差,睡在上铺的阿花就从帘子里伸出一颗脑袋龇牙咧嘴地说笑道。“就是那个满街都是泡桐树的一家店啊!”苏芒有些义愤填膺的喝下一大口凉水:“你不知道那个老板有多奇怪!”“诶诶诶,听说他也是从A大毕业还是我们的学长呢!你怎么会知道那个地方啊!”阿花人如其名,听见有帅学长就激动而粗暴的打断了苏芒的抱怨。

不知是寝室的温度刚刚好还是几大杯凉水放慢了激烈的心跳,苏芒的情绪渐渐恢复了平静。一年前刚进大学的时候她在班级联谊会上认识了如今分手才半个月的男朋友蒋烨,具体细节她不敢多想,生怕好不容易吞下去的委屈又如洪水猛兽般爆发。

和每一对正常的小情侣一样,他们逛街吃饭看电影,把每个节日都过成情人节,也算是羡煞旁人的鸳鸯眷侣,本以为虽平平淡淡可至少也能相互陪伴到毕业的苏芒打死也没想到,小说里的情节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因为性格的原因,蒋烨在学生会混的风生水起人尽皆知,自然也少不了许多莺莺燕燕在他身边翩翩起舞。可爱情并没有把苏芒变成福尔摩斯反而让她越来越患得患失,再加上本来就温吞的性子,从蒋烨劈腿到提出分手整整三个月,苏芒竟没有正面追问过一句。

后来他们在一起吃最后一顿饭的时候,蒋烨送了她一大袋芒果和新鲜的泡桐花,说:“以前追你是因为喜欢你温吞的性格,可时间长了就总觉得你的节奏太慢,生活都过的跟白开水一样了。况且你也知道我现在太忙没有时间,所以我希望分开以后你能找到那个可以陪你吃芒果喝桐花茶的知己。”苏芒当然不至于蠢到去收下那所谓的分手礼物,安安静静的吃完那顿食之无味的饭就和蒋烨彻底拜拜了,事后回想起来,也真是给足了他面子。

至于那条街,还是蒋烨在他们热恋的时候,因为知道苏芒的家乡在桐城,而且特别爱喝桐花茶才带她去的。而那家她连名字都没记住的店应该是后来才开的吧,毕竟蒋烨越来越忙,这地方也偏远,她自己便再也没来过。

说起来这里是她苏芒的伤心地,如今光顾这家店一是为了受点疼痛斩断过去开启新生活,二是想来见识见识这家在校内小有名气的影楼。

                                                                                              (四)

这家以摄影为主兼营纹身顺便约约片的小店开业也有两个多月了,生意有A大同学的照顾也算是一天天好起来。当时他爸妈极力反对,说放着北京那么好的广告公司不去非要在学校附近开个什么破影楼,又是纹身又是拍照的,一点都不像样。可家里就这么一个儿子,僵持到最后也就随他去了。

林果盯着那张抓拍苏芒的照片,回想起小时候自己身边也有这样的一个小女孩。

那个时候他们一家住在单位的家属楼里,周围所有小孩的父母都互相认识,所以从记事起他就知道隔壁有一个小他三岁的小妹妹经常来自己家吃饭写作业。他们住的小县城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桐城。每到五六月份,满街的白花泡桐争先恐后的开放,就像落满了白雪。小女孩好像特别喜欢这些像绣球一样的花簇,总是拉着林果给她编花环戴在头上,一边跳舞一边说:“木头你要是会拍照就好了,这样以后就知道我哪天穿了一条什么颜色的裙子。”她从来不叫他哥哥,总说他的名字里有这么多木就叫木头好了。

小女孩爱吃南方城市盛产的芒果,每到周末林果便待在厨房研究:芒果冰,芒果西米露,芒果冰淇淋…倒也做出了几分大厨的样子。他以为,日子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可还没等到他初中毕业,小女孩就搬家走了。

“木头,妈妈说我们明天走了就再也不回来了。我给你画个小芒果吧,以后就不怕找不到我了。”小女孩真的用彩笔在林果的手腕上画了一个圆。风吹落了泡桐花,念想却在他的心中发芽。

                                                                                                (五)

因为没有处理好的耳朵有些轻微的发炎,半个月后苏芒还是不得不再次光临这家店。进去之前她特意抬头看了一下店名:芒果影楼。“看来还有人也这么爱芒果。“苏芒在心里笑着。

“喝杯茶吧!“老板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

“你也爱喝这个吗?天气这么热。”苏芒盯着桌子上冒着热气的茶杯小声问了一句。

“都是从小的习惯了。刚才看你手腕上纹了个芒果,有什么意义吗?“男孩突然对她说了这么多话,把正发着呆的苏芒的吓了一跳。

不过好在时间够久,该过去的早已忘记,便轻描淡写的说:”和男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怕他找不到我纹的,分开后也就懒得洗掉了。“她摸着那个印记,心中不再有一丝波澜。”那你呢,怎么会在这里开影楼,A大毕业找不到工作吗?“苏芒打哈哈似得冲着男孩开玩笑。

“也是小时候的事了,因为一个女孩喜欢。”男孩好像并没有生气,轻轻的用酒精给苏芒的耳朵消毒。

“青梅竹马吗哈哈,我也有一个呢!不过最近几年因为鼻炎越来越严重,忘的事也越来越多,都不大记得小时候的日子了。”她一边努力回忆一边把玩手里的泡桐花:“那她知道你吗?“

“不知道吧,但我总觉得迟早有一天她会走进这家店。这里有她最爱的芒果和白花泡桐。“男孩说着把风扇朝旁边挪了挪,不让它正对着苏芒。

“是吗?那她叫什么啊。“苏芒似乎吃力得回忆起了一些以前的事。

“她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苏芒。“男孩给她戴上了亲手做的纯银耳钉,一边是芒果,一边是桐花。

                                                                                              The end

外面又起风了,树上的泡桐花一片一片落成雪。马上就是六月末,花期过去这些树就会结果。那时候,还会是他们的盛夏光年吗?

 


评论(3)
热度(28)
  1. Josephiene文艺社 转载了此文字

© 文艺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