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文艺青年,关注你的文艺面,关注正能量,关注高效生活。【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wenyishequ】

我迟到的少女时代

在朋友一声声“很好看,你一定要去看”的极力推荐之下,买了票去电影院观看《我的少女时代》,影片中田馥甄用一把清澈性感的嗓音唱出了少年的默默守护,少女的痴心相对。电影落幕,让人深深记得的是一个叫做徐太宇的男生。

一个因为与朋友比赛而使他意外致死为此深怀愧疚堕落不已的徐太宇。

一个为了林真心快乐甘愿将她推向她喜欢的男生的徐太宇。

一个为了林真心生日冒雨去买她心爱的刘德华牌子而惨遭别人毒打不吭声的徐太宇。

一个默默站在心爱女孩背后守护她、关注她、甚至帮她追求喜欢的男生的徐太宇。

很多人都说,这部电影之所以火,是因为每个人的青春里都有一个徐太宇。

而我的少女时代里,没有徐太宇。

我的生活里从读书开始便塞满了考试,因为小时候成绩综合排名靠前被挑选进了尖子辅导班,以牺牲周末玩乐时间来听老师讲解那些奥赛题目,记下一堆笔记,做掉一堆试卷,看着黑板上的字被擦掉之后写上了新的内容,日子便翻掉了一页。

我的数学实在不太好,每每轮到数学课堂精神十分紧张。鸡兔同笼、甲乙丙丁等等问题总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苦恼不已。下课后向厉害的同学请教,他耐心解答,我却担心他讲多了会烦,于是总会在听得半懂的情况下频频点头以示明白,他信以为真便收住了话。但下回考试再遇到同样的问题我往往还是拿了个大大的红叉。

数学的辅导老师是个爱穿花里胡哨的衬衣的三十几岁的男人,讲话速度极快,每当他在黑板上滔滔不绝的时候,我们就像打仗一般在试卷上马不停蹄地记笔记。他时常看不下去,停顿下来点名提问是否听懂了。叫到我的名字的时候,像是被抽打了一下似的立起身来,腿在桌子底下抖得厉害,手里把圆珠笔握得死死的。他问:“听懂了吗?”

我那微弱的声音从喉咙里传出来,如蚊子般的说了一个字——“没。”

他厉声问:“哪里没听懂?”

我便不敢出声了,在心里不断盘旋的那一句“全没听懂”实在鼓不起勇气说出口,只好埋下头来看着卷子,生怕对着他的眼睛,总觉得他要再看我一眼,我的眼眶就要泛红了。

他也是没多少耐心的,无奈地摆摆手让我坐下。我的屁股碰到椅子的时候瞬间觉得解放了一般,长长舒出一口气来。

辅导班里的女生数学成绩普遍要比男生差许多,这名男老师终于在一次考试后勃然大怒,将试卷摔在讲台上,扯着嗓子吼我们——“你们女生就是学不好数学,放学回家到底有没有复习的,同样类型的题考了这么多次还做错,我上课都白讲了,再这样下去你们就不要来辅导好了!”

众人面面相觑。那日回家我伏在桌子上照着正确答案将题目一遍遍演算到深夜,无奈数学细胞太少,绞尽脑汁都还是不太明白,眼泪便哗啦啦流下来了。母亲见了,笑话我说哪有人读书读到哭的。我别过脸,把眼泪一擦,继续做题,有着那种“搞不定这题目就不要睡觉”的壮烈心情。

再后来,转校去了镇上念书,穿着姐姐小号的衣服土里土气地去了一所贵族学校念书。一进去就被其他同学身上的漂亮衣服所刺伤,总觉得格格不入,好在后来大家都穿了统一的校服才稍微安抚了一下我的心情。在高手如云的班级里,我的成绩总是要因为数学而拖了后腿。老师为了帮助我将数学单科成绩第一的调皮男生安排成为我的同桌,目的是希望我多跟他学习。

然而我因年幼总遭男生欺负而对男生有着很大的排斥感,与他做了一年多同桌,仅仅有过一次对白。

“林泽锐,为什么你的数学可以这么好啊?”

“陈晓佩,那为什么你的语文可以总考第一?”

我支支吾吾,想不出理由,只好说“因为……因为语文很简单啊,不用算数。”

他眉毛一挑,“那数学更简单,不用背诵。”

随后他继续上课睡觉下课疯玩考试依旧名列前茅,而我挑灯夜读死记硬背依旧无法拯救我的数学,后来我的数学老师也渐渐失望了,他不再找我谈话不再鼓励我好好学数学。他该是对我的数学有些绝望了。

失望和绝望,在词义里,绝望的语言色彩要重的多得多。我明白绝望是什么意思。我也准备放弃数学了,如果不是因为面临升学压力,如果不是因为父母眼中的期盼,我就很可能不会那么跟数学死磕了。

死磕从来没有好结果,直到我的数学老师因病请假来了一名代课老师。他时常对人微笑,喊我名字都用十分亲切的叠词。在一次数学课堂上他布置了一些题目让我们练习,我并不知道他走到了我身旁,只听得一个声音——“佩佩啊,其实你也是可以把数学学好的,很多题你是会做的,对吧。你认真点算,就不会算错了。”

我抬起头来,看到他对我微笑,只想时间能冻结那一刻。待到夜晚入睡前再想起这么几句话,万千情绪涌上来,眼泪又簌簌地流下来,淌湿了整个枕头。也好在他的出现,我的数学开始有了些好转。

但仔细想想那个所谓的少女时代,似乎生活里充斥的都是试卷和成绩排名,数学的烦恼缠绕着整个青春,而除此之外,作为一个女生,没有漂亮的脸蛋在少女时代总是要多出来许多自卑和敏感的。

是在一个清晨翻开书本的时候飘落下来一张粉色的纸条,翻开来是一行隽秀的字写着这么一句话——我想和你做朋友。署名并不认识。心跳了几下,紧张的将纸条叠起来塞进书包,再假装淡定地看书。然后在一个早晨走出学校食堂的时候,一个男生忽然拦住我,我条件性反射地往后退了几步。

“你就是全年级语文第一的陈晓佩吧,跟我去个地方好吗?”他声音里有些颤抖。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我也有些慌张。

“我是给你写纸条的人。我有个朋友很想见你。”

“我要去上课了。”我转身就逃。

但隔日下课路过他教室的时候,他再一次站到我面前,不跟我说一句话便把我拉到教室里,正值下课时间,整个教室闹哄哄一片。见我进来,起哄声此起彼伏,“哟,徐正你不错嘛,泡到了尖子班的妞。”“不好好读书噢你徐正。”

“大家静一静,不要乱说话。”他的声音不大,却十分有震慑力。教室里立刻安静了下来。我手足无措地站在人群里,看着他向我走过来,指着另外一个男生说道:“他是我的好朋友,他想认识你。”

另一个男生脸涨得红通通的,很羞涩地走过来,看着我说:“我看过你在校报上很多文章,很佩服你……很喜欢……你的文章。可不可以……跟我做个朋友?”他向我伸出了他的左手,而我没有握下去,不敢抬头看他,冷冷地抛出一句话——“我不需要朋友。”在夺门而出的那一刻,我看到了他眼里的失落和受伤。

那一年,我十四岁。敏感自卑又带着一丝骄傲,不喜欢交朋友,更排斥与男生说话。是在多年以后再次回想起来那个画面,深深觉得当时的举动对于那个不知名的男生来说太过残忍。只是来不及说声对不起,时光便匆匆而过了。

好在时间总是会让一个人悄然改变的,我慢慢长成了活泼开朗的模样,结交了许多朋友,也与男生可以交谈而不面红耳赤。生活是神奇的,当你再回头观望的时候,才发觉自己可以做到原本自己认为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电影里提及少女,总会有漂亮的芭比娃娃,漂亮的衣服鞋子,生日有大大的奶油蛋糕,有游乐场,有摩天轮等等,而这些本该属于少女拥有的东西,我是全然都没有的。但是没关系,我已经长大,长大到成为一个能够努力给予自己想要的东西的年纪,我相信我可以过上我想要的生活,只是需要多一些些时间。

人生很多遭遇总是要自己消化和弥补的,过往失去的或者得不到的,不代表永远得不到。在未来的一天,我将会踏过曾今哭过痛过的年月,抛开那些焦虑和恐慌,昂首挺胸微笑地迎接我迟到的少女时代,虽然迟到了,但终究是要来的。


评论(9)
热度(37)
  1. 阿花文艺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我系大大darling欧巴-文艺社 转载了此文字
    小时候的徐太宇不会一直帅成言成旭。
  3. 水煮蛋文艺社 转载了此文字
    @Nina 

© 文艺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