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文艺青年,关注你的文艺面,关注正能量,关注高效生活。【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wenyishequ】

南靖有土楼(番外篇)

文/长今

深圳到苏州,接近十三个小时。

漳州到深圳,三个多小时。

中间相差的十个小时,我拿来看一路飞快滑过的风景。估摸着时间,我掏出手机给陈诚发信息,告诉他我今天的高铁回深。

他来接我,半路下起了大雨,谁都不开口说话,像陌生人一般。我在副驾驶座位上扭头看着窗外瓢泼大雨发呆许久,满腔心事。有些闷,

我按下车窗一些,窗外的雨溅了一些进来,深呼吸一口,才觉得晃过来。这一路,好长,好长。

雨,似乎下个不停。我下了车后提着行李箱站在雨里,狠了心要跟他说再见。

他要来帮忙抬行李箱,我摆摆手让他离开,骗他说住在电梯房,拉着箱子慌张地往巷子里走,一边走一边回过头喊他的名字说再见。

陈诚,再见。陈诚,再见。

一句再见,用尽我所有力气。所有的伪装,都要在独自一人的时候默默饮泪而泣。

费了很大力气才把箱子抬上楼,一推开门就瘫在地上,累的不想动。只想浑然睡去,不再醒来。一阵风吹来,我不禁打了个冷颤。站到莲蓬头下,水花落下,若可以冲刷烦恼那该多好。倒在床上像是一尾失去水的鱼,难以呼吸。

一场高烧如期而至。浑浑噩噩中摸到震动的手机,没看清来电提醒便接了起来,“喂,你好。”

“你怎么了,声音变成这样,生病了吗?”

“我……我没事啊。你找我干嘛?”

“没干嘛,就是想给你打个电话。心里不好受。”

“咳……咳……”我接连的咳嗽暴露了我的身体情况。本想问他为何不好受,却被一句“记得要吃药,赶紧好起来”冷了一身,我嗯了一声,按断他的电话。

家里没有药,我爬起身来煮一壶热水,灌下一杯热水蒙头就睡。

头痛、头晕、咳嗽、高烧。像是一场惩罚,但我却不知我错在何处。

这场感情,终究是要选择结束的,只是谁来开口罢了。就让我做那个罪人,割断这一切。如同一场博弈,各怀心事却又不愿坦白,谁都有着自己的顾虑,谁都不敢付出太多真心,怕最后割舍不下,只能缴械投降。

在恍恍惚惚中梦回苏州,耳边尽是温软的言语,轻声细语地落到心坎里去。青青石板路,悠悠苏州情。河岸边的垂柳随风飘起,纤细的嫩绿的柳条美得如同苏州姑娘的眉毛。满街的万山蹄,互相叫卖的声音此起彼伏,叫人忍不住要去尝一口。

我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点了几样苏帮菜,一个人坐在饭店的阁楼上,把窗开着,风很大,吹得我有些睁不开眼。就这样夹着春风,吃着热乎乎的万山蹄,想象他坐在我的对面,为我夹菜。忽然心头一酸,觉得饭有些吃不下去了。但又不离开,就从傍晚黄昏坐到天黑,看楼下的行人,看周庄古镇的典雅古朴。店主是个热情的人,看我一个人吃饭,便来与我讲些话,聊起苏州的一些事儿。

我问,“去哪可以买把油纸伞。”

她说,“桃花坞有。”

桃花坞,多美的一个名字。

我说,“好。”

隔日便跟客栈老板打听去了桃花坞,挑了许久买下一把价格昂贵的油纸伞。也不知道为何要买,就觉得美,忍不住掏钱。回到客栈,才知道自己被卖伞的人讹了,买贵了,有些心疼。客栈老板看得出我有些懊恼,便说,“不小心买了贵的东西不必这般懊恼,只要它值得便好。我们难免会做错些事,受些骗,但甘心就好。”我捏着那把伞,仿佛明白了些什么。

想想也是神奇的事情,本来应该在南靖看土楼在云水谣发呆的,却是因为去往南靖的车票卖完了而在几分钟内买了开往苏州的票。我的回忆又跳回到与他分别的那天清晨。

他问我,“要不要一起走?”他用的是疑问句。

但我更希望他用肯定句来对我说,“苏允,跟我走。”可能听了这句我会改变主意跟他坐上同一班车。但他没有,我也只好说 “你走吧,车要来了。”

他脸上的笑消失了,原本拉着我的手也收回去了,转而变得似乎有些愤懑,头也不回地走了。我被他的举动弄得有些怅然。

我站在原地,一直看着他骄傲地往前走,头也不回,直到淹没在乌泱泱的人群里,我才转身离开高铁站,心里患得患失。

他是我握不住的人,跟风筝一样,飞得远了,风大了,我就扯不住线了。要放手才不会让自己摔倒。

我掏出手机查看去往南靖的车票发现已经售完,在未来的两天都没票了。就是在那么几分钟内,我改变主意去别的地方。

那就,去趟苏州吧。

折回酒店收拾行李。带着一丝丝的忐忑搭上了去往苏州的高铁。找了一家客栈住下,便出门四处晃荡。走在石板街上,忽然发现有个人的背影如他,只是穿着丝绸褂子。他步伐有些快,引得我加快了步子去跟,跟着走了许久的路,他忽然定住脚跟,转身看我,他一转身,我心一跳,似乎要停止了。

然后看他有些疑惑的脸,问我,“姑娘,你是跟着我做什么呢?”

赶紧推脱,“说,不不不,我没有跟着你,只是顺路而已。”

“没有这么顺路走了几个小时的,现在是死胡同了你知道吗?”

这下我才恍然发现周遭的异样,早已不是我刚开始走的路。

我尴尬挤出笑容来,撒腿往后跑。

我与陈诚的故事,就好像走进一条死胡同,出不来。

我给他发了几张关于南靖土楼和云水谣的照片,还写了首诗给他。

南靖有土楼,四菜加一汤。

唯剩半弦月,请风伴琵琶。

半弦月代表缺陷,再好的风景差了可以分享的人,都少了些美;再执意要走下去的感情,多了一些道德规范以及家庭束缚,都将少了未来。

隔了许多天,他回我一条信息。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唯似故人渐远,叹之幽梦一帘。

大风兮,飘零落叶何所依!

他只说这是为你写的,不解释其他。

后来想想都是梦,抓在手里握不住。就当梦一场吧。我不再联系陈诚。

他当然不会知道,我没有去南靖,却去了苏州,然后在苏州追着一个类似的身影走了许久;他也不会知道,那天午睡我根本没有睡着,我闭着眼听得到他在旁边微微的呼吸声。他不会知道,我在做选择的时候纠结了许久,最后理智战胜才无奈选择让他独自离开。

很久之后一个深夜,他忽然打电话过来,支支吾吾说“我打电话给你就是想告诉你我想你。你想我吗……”,我听得出他喝多了,没有回他话,“假如有一天,你失……去……我了,你会不会怀……念……我?”

“会的。我会怀念你。”

——(完)——


评论
热度(8)

© 文艺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