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文艺青年,关注你的文艺面,关注正能量,关注高效生活。【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wenyishequ】

笨鸡腿

文/伊北

 

 

我端着饭缸子,搪瓷的、上面有牡丹花图案的饭缸子,里面放着我刚从食堂打回来的饭和菜,礼拜三,我总是给自己加餐,我颇为豪壮地打了一块炸得软软的扁平大排,还有西红柿炒蛋,它们染红了躺在更下层的米饭的身躯,还有豆芽呢,豆芽炒肉——我早就下定决心,礼拜三必须打三个菜,不能显得寒碜,可是,就当我推开寝室门的一刹那,孙治妈的欢声笑语和她带来的白烧鸡腿的香味,还是轰得一下,就把我所有的自尊击败。

“回来啦!”孙治妈微笑着跟我打招呼。

我住孙治上铺,这个大胖子有个笑面虎的妈,每个礼拜三,这个皮笑肉不笑的女人都会给她儿子送饭,我们寝室本来没有家长送饭,都怪孙治妈,是她带起了这个风潮,看,现在,礼拜三成送饭日了,孙治妈,李曹妈,年睿妈都来,各自带着几个菜,喂给她们的儿子。孙治妈最可恶,她永远要送白烧的大鸡腿,真不知道哪只鸡有那么大的腿,或者说,一只鸡长那么大的腿,多不容易,谁杀了它,吃了它,根本就是犯罪!

“阿姨,来啦。”我保持微笑,没错,我必须做一个懂礼貌的好孩子。

孙治低着头,呼哧呼哧吃着,简直是一头猪,他比同龄的孩子都高,胖,浑身发红,还有许多毛。

我放下饭盒,打开,我的大牌在孙治的鸡腿面前,好像忽然缩小了好几倍,不及放在食堂橱窗里诱人了。不由得,我有些气弱,无法像预想那么样狼吞虎咽地吃,而变成了小口小口。

“你妈没来啊。”孙治妈还是笑着说,装作若无其事。

好,很好,这个阴险的女人很准确地伤到了我的心。

“她上班,我不让她来的,我们都是初中生了,没必要家长整天围着转。”在内心,我为自己的伶牙俐齿鼓掌。

“你妈还在制药厂?”孙治妈问。

“嗯。”我不想搭理她。

“可真辛苦呢,一个人拉扯孩子。”孙治妈的笑容无比可耻,但是她成功了,李曹妈和年睿妈都被她唤醒了,她们追着问,一个人拉扯孩子啊,哔哔哔哔,我耳朵里一阵轰鸣,听不清,嘴巴里的饭菜也没有味道,我像一只受伤的豹子,咬着那块大排,一下,一下。

“孙治,把鸡腿分出一块来。”孙治妈发号施令了。孙治无动于衷,他好吃,三个鸡腿根本吃不够。“分出一块,”孙治妈说得很严重似的,孙治这才慢吞吞的,用筷子头夹住鸡的小腿长条骨,那鸡腿摇摇晃晃的,好像个小棒槌,在空中移动一小段路程,要坠入我的饭缸子中。我像触电般,立刻端起饭缸躲避,我嚷嚷着,“不要不要,我不喜欢吃鸡腿,你自己吃你自己吃……”孙治这个王八蛋好像故意给我难堪似的,死活非要把那个该死的鸡腿让给我,我只能动真格的,“你自己吃,我真不喜欢吃这种白鸡腿,我真不吃……”我一用力,那只鸡腿啪,落在地上,滚了一圈,全部沾上了灰。

我干笑笑,“说了我不吃了。”

孙治妈对孙治嚷:“他说不吃就别给他吃,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死性,没见过这样的孩子,不知好歹。”

孙治晃着他那大胖脑袋,“是你让我给他的呀。”

我端着饭缸子出去了。

我恨死孙治的鸡腿了。

晚自习,我抱着书本,坐到孙治旁边,初二,我们已经上完了初三的课,现在是复习阶段,准备中考。不到九点,孙治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我用胳膊肘拐了他一下,这家伙醒了,嘴边还留着哈喇子,两眼茫然无光。

“你这么睡可不行。”我说,“中考成问题,肯定考不上重点。”

孙治嗫嚅:“老困。”

我摇着头,好像个老夫子,“科学家研究表明,轻度的饥饿感有助于大脑运作,你啊,就是吃多了。”

“我吃多了?”孙治一脸的不可置信,可能在他自己看来,他还没吃饱呢。

“对啊,你看看你,三顿饭都吃那么多,看看肚子,看看胳膊,腿,这都需要大脑控制,大脑哪能操控那么多的肉呢。”

“那怎么办?”孙治似乎相信了。

“少吃,减肥。”我口气确凿。

“我不想跑步。”

“没人让你跑步,”我说,“你妈给你少送几顿饭就行了,尤其那个鸡腿,不能再吃了,太长肉。”

孙治点点头。

第二个礼拜,孙治妈这个可恶的女人真的没来,据说是孙治不让她来,说自己不能光吃不长脑子,为了孩子的健康和学习成绩,孙治妈同意了。

“鸡腿对智力的发育不好。”我们寝室卧谈,这是我永远的观点。

“是不好,我不吃鸡腿之后,这次月考我上升了三十名呢。” 孙治现身说法,支持我的论点。

“那意思是,我们这里的鸡,吃了笨笨丸?”李曹发挥想象。

“笨笨丸是什么东西。”年睿问。

 我一听他扯远了,便说,“没有什么笨笨丸,过去的鸡也是聪明的,因为它们每天会出去走,看世界,这种鸡一般长得比较小,因为出去走就当做锻炼了,它们的腿也瘦小些,这样的鸡有聪明的鸡腿,人吃了是好的,但像孙治妈带来的那种鸡腿,又白又大,一看就是人工饲养的,这种鸡被关在笼子里时间长了,脑子呆滞,吃它的肉,也就会变得呆滞。”

“原来如此。”孙治蹬了一下床,恍然大悟。

“不过太胖的人,无论是笨鸡腿还是聪明的鸡腿,都不能吃。”

“坚决不吃,为了中考。”孙治宣誓。

就这样,我清除了孙治和他妈的笨鸡腿,每个礼拜三,我清净,我再也不用为面子而假装豪华,打那个食堂师傅做的、华而不实的大排,我总是只吃两个素菜,因为每个礼拜我的生活费是固定的,我妈妈太忙——我知道她忙,还有很多关系要处理,我不能拖她的后腿。

有一天,我和孙治在食堂窗口排队打饭。

李曹跑过来,急匆匆地,找到我,“你妈来了。”

我脑子一白,立刻端着缸子朝寝室跑。

上楼梯,两个两个上,我撞门进去,我妈站在屋内,一身水红色衣服,比孙治他妈漂亮多了。

我放下缸子,空空如也。

“忘了打电话了,今天刚好没班。”老妈说。

孙治,李曹,年睿他们也回来了,端着刚从食堂打回来的饭。

老妈从包里拿出两个一个性饭盒,解开塑料袋,打开,摆在我面前,一盒里是饭和木须肉,一盒里躺着两只红烧鸡腿,黄褐色,并排放。

“老念叨,幸亏学校附近饭店也烧。”

三个同学盯着我看,也看鸡腿。

我眼眶发热,多么好的妈妈啊,可我终究没忘记自己当初对鸡腿的定义。我指着盒子中的两只鸡腿,看了他们三个一眼,说:“嗯,这是聪明的鸡腿,是聪明的鸡腿。”

老妈不解,“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我低头,喃喃道。我哭了,眼泪滴在了鸡腿上。


评论(1)
热度(16)

© 文艺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