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文艺青年,关注你的文艺面,关注正能量,关注高效生活。【更多精彩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wenyishequ】

孔圣故地 | 愿有岁月可回头

文/甘恬

大概是少了些死命的固执,才没有了过多的慌张。

老蒋不喜欢爬山,拗不过我的软磨硬泡,终于答应我去泰山。于我,一场不期而遇的旅行开始了。
阳光和煦的春夏之交,没有徘徊不走的春之凉意,也没迎来烈日当头。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一夜春风梨花开

我们先到的曲阜。大吃货老蒋第一件事,要带我去尝尝鲜。大块吃肉,大口喝酒,不虚良辰美景。

当时我点了10串烤肉串,我脑子里的烤串停留在长沙大街小巷的烧烤摊的肉串里,肉精小而爆辣。老蒋接过菜单大笑,说道我就不信你吃得完,哈哈!说罢他便改成了3串。当肉串上来时,我空瘪的肚子催使喉咙咽了大口口水。北地吃食分量足,油而不腻,口味不淡,真合我胃口!(再多来点辣椒就完美了)


缺辣的吃食

不说曲阜,我感受不到这城市是曲阜。游览三孔。两千年多前战乱纷飞,齐鲁大地上一位心怀天下的游学之士,又怎会料到他的慷慨激昂之词将深深融入中华文化,塑造中华民族的精气神和傲气风骨。他被民族铭记,被后世传颂。他的后人长享荣誉。怎料两千多年后,依然是在不太平的年代,圣人的故地遭受重创,他的后人被迫南下,自此与大陆一水相隔,遥遥相望,望不到归期。


孔子故地

老蒋边走边看,忽然跟我说,树木接天地之灵气,可你看看三孔的树木,老气横秋,独孔林好一点。如今虽时值春日,却无半点生机,只偶有几株海棠点缀。虽游人络绎不绝,自孔南下,此地渐颓靡之势。二人不禁感叹。


花处一隅

老蒋的山东朋友听他来了,特地驱车来找他。三人共赴泰山。

我喜欢慢慢爬,爬一段停一段,吃些东西喝点水。当天阳光微弱,偶有微风拂面。前半段游人还比较多,往后走人少了些。弯弯绕绕,越来越陡,俯瞰人头攒动,沿山蜿蜒;抬头阳光眯眼,似无尽头。我只能低头盯着脚看,一步一阶,额头不觉浸出汗来,模糊了眼睛。耳之所闻,琐碎之语,风吹树声,由近及远。忘记了时间。老蒋拉了我的手一把,笑道,我们歇歇。


泰山天街

靠在天路边山体墙上,上下者甚。不断听到有人喘气自语,快了,快到了。那些擦着汗又继续向上的身影满是不服气不放弃。我们决意继续攀登。


泰山极顶

在泰山极顶,从外向里掷硬币,硬币砸响悬挂的铃铛,落入铜器里,上天便会听到此声,是谓祈愿,能给人带来好运。随着“叮”的一声,硬币应声落入,老蒋欢呼雀跃。


泰山眺望

极目远眺。“登高而招见者远,顺风而呼闻者彰”,畅快!“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终能与古圣人互通心意,幸甚至哉!

个人实在太渺小,却又伟大。凡人便却忘记时间,或平平淡淡度过一生,或沉沉浮浮浮起不定。生之为人,便能尽人事,不听天命。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曲阜刻章一对

附上先前在曲阜的刻章,曲阜毕竟是印刻之乡。老蒋说以后可以把章盖在我们买的书上,我们便留了一对。愿有岁月可回头,谨以此为念。


评论
热度(7)

© 文艺社 | Powered by LOFTER